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寫思緒在這個錯綜複雜的季節,不知道字跡能夠承載心多大的重量。每次寫,只是想記得那些稍縱即逝的感情觸覺。不為別的。那些懷疑的人,可以讓自己在我的文字面前消失。 感覺,生活是一條週期函數,在安詳的橫坐標軸上面是厭惡和憂傷,在下面是堅信和欣悅。自己隨著時間的持續而上下徘徊。但這些天似乎歸於平靜了。最不為難的生活,其實就是走這條水平。 感情、學習、生活,其實都沒有什麼令自己反抗的。因為沒擁有,因為不追求,更因為自己沒那麼狂。就像自己對愛情,雖然天天吵著孤獨,想有人陪。其實,這個年齡的愛戀,牽手不牽手,承諾不承諾,結局都只會是等待。而等待結果,其實也已經是結果。所以不迷戀,不無可救藥。好比早已有了很深的,放不下的戀情,不自覺地忽視了所有擦肩的路人。愛情,是自己一個人的事,和別人無關… 喜歡這樣的天,空氣裡時刻冒著安逸的泡泡,深呼吸,深呼吸。藍色的。走進夢了的校道,有一排排路燈守護著,無意間好像很多次提到過路燈,也許,只有當一個人站在走廊上吹風,俯視,才會明白為什麼那些泛黃,在這個畫面必不可少。古老的寧靜,瀰漫,不朽。 很多時候,笑。笑那個曾經無病呻吟,自以為是,沉默憂鬱的小孩。一廂情願地把卑微的感情和單調的生活看作唯一,看作一輩子的全部。然後故作老態,故作看破紅塵,斷言,這個世界沒有黑和白,只有灰… 隨著那些記憶積聚,沉澱,他的模樣日漸清晰,一股強烈的慾望來襲—我想見他。於是,我轉身,在時光裡,逆流行走。我想跟他碰面,或許是說再見。不禁在腦海裡放了好多想說的話。只是直到時間盡頭都沒遇見他。他早已消失不見。長大了,或者死了。但,一樣的永別。那些沒有開口的話,就留著給很久之後的那個人眼中的小孩子。 鏟,松土,放,埋。葬那些關於以前的凌凌亂亂。我希望,關於記憶,也存在破碎論。記憶分散,彼此之間便會影響,消極化,回憶變弱。這就是破碎… 夜深。這個一筆一劃的世界,也要睡了,不知道它還能被我擁有多少年。也不知道,我們可不可以一直瞭解兩個陌生的彼此。想要形影不離,更想要心照不宜… 又是一幅勾勒不出意境的畫。我只知道它遲到了一天,而我只想在現在把它完成。 剩下的,交給暖暖的被窩… 文章來源: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 |悟道易經工作室 | Transterrestrial Musings |河海洋的BLOG | Rising from Ruin |曙光部落格Alex Xu Blog | 來自第十九層的趙凱 |Buzzword Compliant | 〞婷〞留在心上 |弦心兔芝原創占星小屋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