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th Apr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我突然想到生命,死亡,和遺願這些莊嚴的問題。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想到這些問題。它們在我的心頭一動的時候,我就心潮澎湃,甚至於在眼睛的深處含著滾燙的淚水。這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,只是有的人早一點,有的人晚一點而已。 死並不可怕。但是,最可怕的是孤獨的死。幾年前,我所敬重的張愛玲女士死在她美國的公寓裡,據說幾天之後才被人發覺。這麼說來,在她生命的最後時光,是一個人靜靜走完的,身邊沒有一個親人。一個,也沒有。這種獨自的死亡是我所懼怕的。 生活不需要很熱鬧,只需要自己內心獨自感受;死亡不需要很熱鬧,只需要一兩個親人靜靜的陪伴。所以在我生命將要終結的時候,我希望,我的兒子坐在我的身邊,拉著我的手,靜靜的坐著,就這麼坐著,坐著,讓時光一點點流失,讓氣息一點點流失,讓生命一點點流失,然後,靜靜的走到生命的盡頭,走到天堂。這是幸福的死亡。我不希望他為了所謂的事業,在此時此刻,遠在天涯。哪怕那時是一個重要的商業會議,哪怕那時是一個重要的陞遷。不是我的自私,因為父親只有一個,死亡只有一次。 在我生命的盡頭,握著你的手靜靜地走向另一個世界。因為你是我一生的牽掛一生的惦念,你的一舉一動牽扯著我的目光,你的一喜一悲,牽動著我的心房。我是為你而努力的活著。在我最後的時候,你不能缺席。就像你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,我不能缺席一樣,那是一個非比尋常的時刻,不單單是一個哀傷或幸福的時刻,是一個滿懷責任和義務的時刻。